-鼻子李瑞东之死「鼻子李李瑞东有三位公子均生命短暂」

鼻子李瑞东之死「鼻子李李瑞东有三位公子均生命短暂」

李瑞东先生(1851—1917),名树勋,字文侯,号瑞东,别号烟霞逸士,武清县城东后街人。因为人慷慨大方,好周济捐赠,有“小孟尝君”之称。李瑞东年轻时拜访武林名师,结交英杰侠士,学过内外家武功,最终创出李式太极拳。

1910年李瑞东在天津创办“武德会”(在河北劝业会公园内),后叶云表、马凤图等人参与,“武德会”改名为“中华武术会”。

李瑞东是李家“独苗”,其父和叔父为传承两脉薪火,分别为李瑞东娶一房夫人。李瑞东育有三子二女,长子伯英、次子仲英、三子季英,长女奇英、次女菊英。

长子李伯英(1894—1952)得父瑞东真传,尤擅少林棍法,其日常练习之棍重达十八公斤。曾任北平大学国术教练、东北陆军大学武术教练、河北省国术馆教务、教习等。

次子李仲英(1899—1926),是李派太极拳“天盘拳”主要传人,毕业于天津南开中学。1916年毕业后,由张伯苓推荐赴法留学,专修铁路工程学。他赴法期间,正值“五·四运动”高潮和俄国十月革命爆发,受到马克思主义影响加入共产党。回国后他被组织安排到河南铁路担任工程师。1923年2月,李仲英赴郑州参加工会成立大会,参与“二七大罢工”,因此暴露地下党身份。军阀采用威胁、拉拢、收买等手段,最终在食物中下药,李仲英误食身亡时,年仅27岁。

三子李季英(1904—1962),集李派各种功法于一身。解放初期,李季英曾在北京任教传授李式太极拳,据说被贺龙元帅接见过。他精于医术,为乡民看病不收取费用。李季英先后两次编辑汇总了其父李瑞东及其李派大量文献,但始终未能出版。解放后的政治运动中,李季英目睹李瑞东流传下来的大量珍贵遗物被抄焚毁,大病卧床,后因饥饿浮肿病故,卒年58岁。

哪位知道这个人?

  历史上的武清区城关镇的李树勋,号瑞东,字文侯(绰号鼻子李)。生于公元1851年,卒于1917年。这位当年能与中国武术界大名鼎鼎的霍元甲并驾齐驱,一比高低。如今,在津沽大地,甚至在英雄的家乡武清区,真正了解他的人也为数不多。然而,随着电影《太极》的开拍,以至不久的放映,相信李树勋这个传奇式的人物,也会像当年霍元甲一样风靡全国,影响海内外的。他一生习文练武,行侠仗义,惩恶扬善,创立天津“中华武术会”,主持举办全国“天下武术英雄会”,留下了许多激奋人心的传奇故事。原区政协副主席、作家冯品清先生,以李树勋为原型创作的中篇小说《鼻子李传奇》情节曲折跌宕,故事生动感人
  天津李式太极拳的创始人姓李,名树勋,号瑞东,生于1851年(清咸丰元年),卒于1917年,直隶武清(现武清区城关)人。李瑞东历经名师传授武功,得各大门派的武学真谛,后融会贯通,将自己所得各大门派之精华熔于一炉,创李派太极拳。
  李瑞东的外曾孙冯福明先生介绍说,李瑞东当年有个绰号,叫做“鼻子李”。因为李瑞东的鼻子尖有道沟,与常人不一样,因此得了这一绰号。
  李瑞东先生自幼年起即癖好拳棒,初练少林拳术,青少年时代跟随河北饶阳戳脚门大师李老遂先生学习河北名拳戳脚门拳法。李瑞东先生天资聪颖,练艺十分刻苦,到了成年时在当地很有些名气。
  光绪六年(1800年)四月廿八日,京城敦王府管事官王兰亭(太极拳大师杨禄蝉之弟子)从武清经过,因王兰亭与李家乃世交,顺便到李宅看望李瑞东之父并借宿于李宅。王兰亭所练拳术出神入化,但其深藏不露,为人谦逊,待人彬彬有礼,从不与人谈论武技。王兰亭在李家受到了款待,晚宴后与李瑞东燃灯闲话,二人偶然谈及拳术,越说越投缘,随之到大厅内一试身手。结果李瑞东三战皆北,十分沮丧,问王兰亭所学何门。一问之下,李瑞东才得知王兰亭是杨禄蝉的高徒,马上跪拜于地,欲拜王兰亭为师。王兰亭因为与李瑞东的父亲李小莲有深交,所以不肯为师,于是代师收徒,二人在李家结为师兄弟,之后,李瑞东随王兰亭进王府当差并随王兰亭学艺。
  在王兰亭的指导下,李瑞东终于成为杨式太极拳的佼佼者。1894年,适逢西太后六十大寿,端王载漪带李瑞东先生及其弟子李进修到颐和园为西太后六十大寿表演武功祝寿。师徒二人以卓绝的武功博得全场惊叹,从此被西太后留在清宫任二等侍卫并在侍卫处兼任教师。“最近在武清城关的老家,又发现了一幅兵部侍郎王文锦写给李瑞东的对联:‘摩天黄鹄有奇翼,拔地苍松多硬姿’。上联形容李瑞东的轻功,下联形容他的武功硬朗。上年纪的老人曾说过,李瑞东身高有1.9米,体格魁梧,即使从李瑞东半身的照片上看,也能想象出他的身高。”
  冯副明介绍说,八国联军入侵后,李瑞东先生与弟子李进修辞职回武清,从此在家中研究各派拳学,李派太极拳就是在这时所创。李派太极拳从总体上按“天”、“地”、“人”三才,分为“天盘拳”三十六式,“地盘拳”七十二式,“人盘拳”一百零八式。天盘拳是最高拳学,拳和器械都在上盘,练习该拳需要有良好的轻功基础,所以李瑞东先生的弟子中仅有少数几位得到该拳的传授,目前已经失传;地盘拳即七十二式“太极八法奇门拳”,一般太极拳侧重于柔中刚,而奇门拳则是侧重于刚中柔。发劲动作刚柔相济,讲“离奇闪转”,演练时要“放劲放气”,演练此拳犹如排山倒海,山崩地裂,颇具气势。此拳在实战中讲究“离”、“粘”、“随”的打法,被后世称为“武太极”。
  “人盘拳”即是流传较广的“太极五行捶”一百零八式。太极五行捶是李派太极拳的基本套路,所谓“五行”是根据传统的金木水火土五行理论而定名的。近年来也向全国乃至海外推广,流传较广,练习此项拳术的习武者在40万人以上,成为李式太极拳最普及的套路。
  冯福明介绍说,该套路将大、小、松、紧、刚、柔、快、慢、中平九种架子融为一体,讲八种刚劲、十二种柔劲。刚劲犹如箭之中的,必透七孔而后已。柔劲犹如随风使船、顺水推舟。太极五行捶在练法上有“初练”、“单练”、“双练”和“练理”、“练势”、“练气”、“练机”的步骤和方法,李瑞东先生在《单练四要》中说道:“夫单练者,乃一身独练也。独练切勿贪多,务求纯熟。或择一二式而专练之,此谓之练势;或连三五式而急练之,此谓之练气;或趁势之便利而任意练之,此谓之练理;或酌式想象而练之此谓之练机,合而言之,单练四要也。”李瑞东先生在创出李派三盘太极拳后,仍然继承了许多各派太极拳内容,尤其是杨禄禅先生所传的杨家老拳,比如“八大手”、“老三推”、“十三丹”、“十三硬架”、“六十四式老架”等等,李派继承的传统太极拳械内容很多,有数十个套路。
  1912年,李瑞东到天津与形意拳名家李存义、张兆东等人创中华武士会天津分会,同年秋季,在河北公园召开了一次全国性的武术比赛,当时称为“天下英雄会”,李瑞东先生主持了大会,并亲任总裁判长。这很可能就是中国历史上首次全国性的武术比赛,对于当时弘扬民族精神来说,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中华武士会创立后,到河北公园学习武术的人络绎不绝,常有军人排着队前往学习武术。
  李瑞东扬名以后,各地千里迢迢到武清城里访先生者很多。当时李家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上门者,都要热情款待,但来访者也都要“来时露一手,走时留一手”。由于来访者很多,几乎是络绎不绝,李瑞东先生虽然家资雄厚,但也因此几尽家产。由起先的四十余倾良田,变成了后来的四倾多。俗话说“穷文富武”,可见没有相当的财力是难以做到的。李瑞东有弟子百余人,著名者近二十来人。李瑞东先生长子李伯英曾在设于北平的东北陆军大学任教,月薪一百二十块大洋,远远高于其他武术教师。李瑞东先生弟子李子廉曾经在天津东北军万福麟部任教,其有名的弟子有山东人杜咸三,天津郝铭。杜毕业于清华大学数学系为硕士研究生,在天津任教。郝铭为京剧大师郝寿辰的胞弟,曾经任天津培才小学校长,后在南开大学工作,1936年中国出席柏林奥运会武术代表团领队就是郝铭先生。
  据冯福明介绍,李派太极在民国初年风靡津京、河北等地,南开学校张伯苓校长慕名请李瑞东到学校教拳,并专门创立“广武学会”。国术走进学校,李瑞东开了先河

李瑞东的教子有方育英才

李瑞东之父李小莲和胞弟李小岐只有李瑞东一子,为传承两脉薪火,李氏做出“一子两不绝”的协定,即在李小莲和李小岐堂内各为李瑞东娶一房夫人。育有三子二女,长子伯英、次子仲英、三子季英,长女奇英、次女菊英。其中长子李伯英(1894—1952)得父真传,“尤擅少林棍法,其日常练习之棍,重凡三十六斤”。曾任北平大学国术教练、东北陆军大学武术教练、河北省国术馆教务、教习等;次子李仲英(1899—1926),李派“天盘拳”主要授传人之一。1914年,15岁的李仲英进南开中学读书。1916年,李仲英毕业并由张伯苓推荐赴法留学(专攻铁路工程)。李仲英赴法正值国内“五·四运动”高潮和俄国十月革命爆发。“十月革命”使赴法寻求真理的仁人志士看到一盏明灯,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对萌芽中的中国共产党人在思想上的武装和指引。李仲英回国被组织委任河南铁路工程师(实为驻信阳火车站的地下工作者)。1923年2月,李仲英赴郑州参加工会成立大会,目睹吴佩孚派军警干扰阻挠。面对军阀的行径,中国共产党在铁路沿线各级组织随即号召全路两万多工人举行震惊中外的“二七大罢工。”李仲英因参与这次“工运”暴露身份,遭军阀威胁、拉拢、收买直至陷害。1926年3月,军阀勾结地方乱匪欲致李仲英于死地,但恐于他的声望和武功,便设下“鸿门宴”,在食物中下药,致李仲英误食身亡,时年27岁;三子李季英(1904—1962)集李派各种功法于一身。解放初期,曾赴北京任教并传授李式太极拳。李季英同样精于医术,为乡民看病不收取费用。1938年日军进犯武清城后,一小队日军驻扎城隍庙,闻其武名,要其前去教授武功,被李季英拒绝。李季英先后两次编辑汇总李瑞东及其李派大量文献,但终未得出版。解放后的政治运动中,目睹李瑞东传流下来的大量珍贵“遗物”被抄焚毁,李季英大病。1962年,李季英又因饥饿浮肿,病故,卒年58岁;长女李奇英(1891—1963)得李派太极套路传授,轻功上乘。17岁嫁予近京宛平县吏冯家凯之子冯秉文。冯秉文毕业北大法语系,曾任民国北洋政府驻法国公使馆一秘,33岁早逝。冯秉文离世后,李奇英回武清城里家中,独居李宅西跨院的平房里。李奇英回李家时不满30岁,她思想进步,乐助于人,口碑极佳。李瑞东在天津创办“中华武德会”和 “中华武士会”,李奇英在武清参与民众教育传习所活动;1919年她资助武清成立女子天足会,号召妇女走向社会。她支持北京知识女性王光慧任武清女职校长并参加组织工作。李奇英回武清城家中传承李家武术,在家中收徒,弟子有汪克龄、马玉海、周琦等数十人。1963年病故,享年72岁;次女李菊英(1897—1967)。自幼习武,惟太极拳见长。16岁嫁至廊坊白家务,其夫姓张,名伯武。后随夫赴日。日本侵华后,张伯武回国被委任国民党军统少将参谋,后被捕死于哈尔滨监狱。1967年,李菊英得知张伯武死讯不久,病故于北京家中,享年70岁。张伯武与李菊英生有两女一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